js金沙官网登录手机版

张宇燕:对国际研究学科设立的思考

2025-01-26 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24年第1期

微信公众号

分享
链接已复制

  条件成熟时可以考虑将“国际研究”设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下辖国际关系学、区域国别学和全球治理三个一级学科,以求从整体上推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践行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三大体系”建设。

  人类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际问题研究的重要性更加凸显。2021年12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布了《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专业目录(征求意见稿)》及管理办法,拟在“交叉学科”门类下新增“区域国别学”一级学科。2022年9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研究生教育学科专业目录(2022年)》及管理办法,正式确定将区域国别学纳入交叉学科一级学科目录。这一举措无疑是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进程中的重要一步,并将显著提升中国区域国别学研究和人才培养水平。与此同时,区域国别学成为一级学科也引发了人们对一些问题的思考,其中包括它与国际关系研究之间的关系以及对更一般的国际问题研究的思考。

  按照通常的理解,国际问题研究主要由国际关系研究和区域国别研究两部分构成,两者可谓相辅相成。作为国际问题研究的两大支柱,区域国别研究聚焦各国家行为体或国家集团本身的“内部”研究,国际关系研究则侧重国家行为体或国家集团之间博弈互动的“外部”研究。尽管完全割裂“内”与“外”既不可能也不明智,但两者之间存在明显差异,形成了一种平行关系,其间的合理分工构成了国际问题研究一个相对完整的体系。对两者的研究在中国不断深化对外开放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过程中均扮演着重要角色。

  目前中国多数高校都设有国际关系学院或国际关系研究院,它们与经济学院、法学院等以一级学科或学科门类命名的学院是平行的,并且已经建立起成熟的教学科研体系。在现行院校的二级学科设置中,区域国别研究往往内置于国际关系学院,由此便出现了作为政治学二级学科的国际关系学和作为一级学科的区域国别学在国际关系学院内并立的局面。可能会有人说,区域国别学位于交叉学科门类之下,与属于政治学的国际关系学有所不同,但严格来说,国际关系学的“交叉学科”色彩同样浓厚,如外交关系、国际经济关系、国际军事关系以及国际宗教与文化关系等。

  当今世界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存在普遍且巨大的全球治理赤字。极端气候、生态恶化、流行疫病以及人工智能的负面影响等全球问题亟须世界各国采取集体行动加以应对,由此便引出了很可能也应该是国际问题研究的第三个重大领域——全球治理研究。目前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公共管理学科评议组发布的《公共管理学一级学科下属二级学科指导性目录(2023年)》,全球治理作为二级学科被置于公共管理学一级学科之下。这种学科设置固有其道理,但应对全球问题的全球治理和主要处理国内问题的公共治理两者间存在本质差异,比如,参与全球治理的主要博弈者是在没有世界政府条件下的主权国家,实施公共治理的主体则是主权国家内部不同层级的政府。

  鉴于此,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或许可以提出来供学界同仁讨论:条件成熟时可以考虑将“国际研究”设立为独立的学科门类,下辖国际关系学、区域国别学和全球治理三个一级学科,以求从整体上推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践行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三大体系”建设。

  (本文为《世界经济与政治》2024年第1期卷首语。)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编辑:李想】
开云真人 开云官方app 开云手机版 爱游戏平台 开云捕鱼 九游会入口 欧亿7娱乐 火博体育官网在线 加拿大2.0官网 尊龙凯时官方网站 快3平台 亿博官网网址